林文老师正姿护眼神笔的来历和故事

林文于1958年出生于福州,与前妻是1982年1月14日结婚,女儿林潇出生于1983年1月18日,女儿的出生给家里增添了一份喜悦。女儿活泼可爱,有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1989年7月1日,7岁的女儿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当时我在福建榕燕电子实业公司任工程师,工作比较忙。女儿从小书写姿势不端正,经常趴着写字,我时常提醒女儿书写坐姿要端正,但女儿的坐姿没有及时纠正,当时我也没在意,直到1992年3月5日女儿对我说“爸爸,我的双眼有时很模糊,有时看不清远物。”我听到女儿的话,心情感到紧张,感觉家里要出什么事情了。第二天我向公司领导请假,将女儿带到福建省省立医院,经医生检查,结果是:中度近视,视觉严重疲劳,医生提到青少年、儿童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身体每个器官尚未定型,要经常带孩子到户外调节视力,写作业和看书要保持双眼与桌面书本的距离。但当时我工作太忙了,女儿还小,不知道近视会给她带来的危害。我听完医生的结果,心里着急又无计可施,只好给女儿配带眼镜。

 

9岁的女儿视力越来越差,度数不断加深,老师在黑板写字几乎看不见,我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1994年6月20日,我再次携带女儿到全国著名的眼科医院——北京同仁医院、301医院检查,经确诊为:我的女儿患上:高度近视,视神经萎缩症,可能致盲。“医生求求你,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要让女儿的双眼恢复健康。”医生说:“以目前医学上的治疗技术有些难度。随着眼科医疗技术的突破,有望得到治疗,但治疗费比较昂贵,大概要20万元。” 20万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听到医生确证结果,简直五雷轰顶,天都要塌下来了,女儿是我生命中的一颗明珠,从小活泼可爱,怎么会得这种眼疾病呢?我作为父亲忽视了女儿书写坐姿和看书坐姿,是我的责任,我害了女儿,当时我抱着女儿伤心的流下了眼泪。

在求医过程中我发现很多青少年、儿童的双眼患有近视,小小年纪脸上就戴厚厚的眼镜。我的心隐隐作痛,当时我就请教了眼科专家,专家提到,学生平时写作业坐姿不端正,用眼习惯不良,长时间双眼过于靠近桌面写字、看书,视距过近,视角不正,视觉长期疲劳,引起眼轴长度改变,而引起近视、斜视、高度近视的学生日见增多,更严重导致双眼失明。眼科医生拿出一份我国最新的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报告:我国中小学生近视率近年来呈大幅度增长态势。小学生近视率达到25%,中学生达到65%,高中生达到80%。目前我国青少年、儿童近视发病率居全球首位,并以6%的年速度增长。这触目惊人的数字引发了我可不可以发明一支能随时纠正孩子错误的书写和阅读坐姿的笔,当学生坐姿不端正,双眼太靠近桌面书写时,笔芯会自动往笔头内孔缩进去,迫使学生无法写字,当学生双眼于桌面保持正常距离书写时,笔芯外伸,恢复正常书写功能,该笔如果能发明成功,能使千千万万的青少年、儿童远离近视,让近视眼慢慢的从人群中消失,学生们都有一双明亮健康的眼睛。

ABUIABACGAAg-fqyyQUotJCvUTC7BTj1CQ
ABUIABACGAAg_-qyyQUo3uuz9wIwvAU49Qk
ABUIABACGAAgkfuyyQUo_drH5gcwvAU49Qk
ABUIABACGAAgk-uyyQUol6L0rAQwvAU49Qk
ABUIABACGAAggfuyyQUojI7b0wEwvAU4qQs
ABUIABACGAAgg-uyyQUolK-L0AIwvAU4qQs
ABUIABACGAAgmfuyyQUogLjOigIwvAU4kw8

分享到:更多 ()